“閒舞人”趙小剛:這次我們為生命而舞

发布日期:2022-01-05 16:42   来源:未知   阅读:

  2009年,中國舞蹈界極具影響力的編導——趙小剛與小夥伴們一起創辦了“閒舞人工作室”,他設計的“小舞人”Logo取自一個有5000年曆史的彩陶舞蹈紋盆,那是中國迄今出土最早的舞蹈形象器皿。在“小舞人”的頭頂、腳下趙小剛還加上了幾筆,用他的話説——“有風,也要有路”。這個5000年前的舞蹈小人似乎在訴説著歷史中的人們,是如何在一天的牧田、耕種、狩獵後,聚集在傍晚的篝火旁,用身體的載歌載舞去感受世間萬物,而趙小剛添上去的那幾筆,就像是蕩滌在歷史與當下之間的風雲,表達出意象化、抽象化的舞蹈意境之美。

  這個logo蘊含了工作室的藝術理念:歷史為骨,藝術為翼。工作室成立至今十幾年,推出了一系列具有中國傳統文化特色的作品,其中“肥唐瘦宋”系列舞蹈劇場作品多次獲國家藝術基金、“中國精神中國夢”主題文藝創作工程、北京文化藝術基金、中國舞協“培青計劃”等各類創作資助,並先後在37個城市大型劇院上演,演出累計100余場。“閒舞人”聚集著一群優秀的創作者和舞者表達著對傳統文化的喜愛,傳遞著華夏文明的藝術魅力。他們的作品中,不僅散發著歷史之美,更蘊含著五千年間,人性中亙古未變的喜怒哀樂。

  眼下,“肥唐瘦宋”系列舞蹈劇場新作——《梁祝黃河生命之舞》即將於12月22日-23日登陸北京天橋藝術中心。

  和工作室的名字“閒舞人”恰恰相反,趙小剛非常忙,“我們一度要用別的工作賺來製作經費,運營工作室的作品。”很多人對此表示不解,趙小剛卻認為這是他們一定會做的事:“劇場藝術並不是那麼有票房,不一定會很順利,但是我很喜歡這樣做。我想,一個人要做到身心健康,那麼心靈精神世界一定要有滋養和發展。‘閒舞人’就是我們的精神家園。”

  2017年,趙小剛在排練時胸椎受傷,努力康復的過程中他也經歷了全球疫情的爆發,他借此停下了手頭的工作兩年時間,過程中,工作室的朋友們給予了他強大的精神支撐。“很幸運,我的身體順利康復,而這次的人生經歷也讓我對生命有了新的感悟。”對趙小剛來説,從個人與病痛的搏鬥再到經歷疫情對世界的影響,“生死觀”似乎不再是空洞的哲學字眼,“中國古代有著非常深刻的哲學觀點,這種心靈和現實的撞擊讓我有了新的創作靈感,我試圖重新解讀兩部我非常熟悉的作品,小提琴協奏曲《梁祝》和鋼琴協奏曲《黃河》。”

  此次《梁祝黃河生命之舞》講述的是人間煙火裏的愛恨與離合,描繪生命圖景中的洞見與夙願。作品力圖以個性鮮明的藝術風格重釋經典音樂旋律,並且延續了“肥唐瘦宋”系列舞蹈劇場的風格,表達的是當代中國人對傳統文化的認識和理解,在動作編排上不受舞種的限制,通過極具探索性的舞臺表現手法,打破時空界限,在兩首協奏曲豐富的曲式架構中,以身體的旋律進行“空間演奏”,表達古老東方文化語境下的哲學領悟。

  “兩部協奏曲都是我很熟悉的作品,也是我的音樂啟蒙。從在學校學習一直到後來的創作,我曾多次在作品中用到這兩部經典民族音樂,可以説他們伴隨、見證了我的成長。另外,我小時候是在蘭州長大的,黃河就在離我家十幾米的地方,我的童年見證了黃河水由渾到清的過程。”趙小剛説,無論是創作經驗的積累,還是華夏兒女共同的文化記憶,“黃河”都像是東方哲學中關於生命的題眼,“這次我想在作品中展現的‘精神故鄉’,超越了華夏兒女對黃河的物理認知。”

  對趙小剛來説,選擇最恰當的舞蹈肢體語言來表現內心的情感一直是他們所推崇的,在意境的營造和情感的表達上,方式並不受任何框架的束縛。“我們通常習慣的舞劇的方式是從三個角度來構造,第一,形象;第二,情感;第三,概念。舞者負責形象和情感,編者負責作品思想概念的表達,賦予創作這個舞蹈的目的。”趙小剛説,“中國古詩、古畫都很寫意,因此鮮明的中國形像是引領我們認識思想的源泉。我們更在乎自己的作品中,對於身體的傳承、形式的突破、概念的引領。”

  在《肥唐瘦宋壹》中,編導趙小剛嘗試著以現代人的視角去品讀古代詩詞書畫中所蘊含的中國古典美學意境。劇中出現了許多具體的人物,如李白、杜甫、武則天、李清照等等,但在表現人物時,編導並沒有被歷史中的人物形象所束縛,而是以一種性格狀態呈現于舞臺之上。而在此次《梁祝黃河生命之舞》中,更是會出現兩位跨越古今的雙男主——一位是古代的莊子形象,另一位是一個現代人的形象。

  “《梁祝黃河生命之舞》的上篇《披蝶而舞》展現了莊子和現代人的跨時空對話,莊子對於生命看法的觀點在《逍遙遊》中有著集大成的體現,而如今現代人生活在大都市,各自奔忙,容易進入到一種迷途的狀態中,因此舞臺上莊子和現代人的對話其實是古今思想的一種連結和碰撞,我們既能看到眼下自己對於生活的看法和認知,也能從中感受到古代中國人的智慧,‘雙男主’的設定也是古今概念上的一種對照。”趙小剛還透露了一個作品的小細節——此前《梁祝黃河生命之舞》已經完成了在上海的首演,但當時因為疫情原因導致舞者缺席,主創在內容上進行了一些不得已的調整,因此即將在北京天橋藝術中心上演的版本,才是作品“雙男主”真正與觀眾們的首次見面。

  另外,作品的古今對話不僅是體現在兩個角色設定中,更在一些細節的突破上,在舞臺上趙小剛甚至為莊子配備了一台跑車,視覺上的衝擊和思想上的碰撞相輔相成。“突破是一直有的,無論是‘肥唐瘦宋’一開始引發的熱議,還是現在作品內容的挖掘和表現,我們一直在尋找更多可能。”他還透露,作品上篇的開頭,會有15分鐘無音樂旋律的表演,舞者沈徐斌將在無音樂旋律伴奏的情況下去完成,這無論從編創角度還是舞者角度,都是一個很大膽的設計和挑戰。

  “閒舞人工作室”的每個大型作品都會有國內頂級的舞者傾情加盟,武巍峰、李倩、邵俊婷、紀家萱、孫秋月、黃路霏、秦熙、胡陽、黎星、李響……都曾經參演過,像是工作室優良傳統的延續,此次《梁祝黃河生命之舞》也不例外,除了沈徐斌、孫碩、黃琛迪、朱磊等非常成熟的青年舞者以外,還會有一些剛剛獲獎的青年才俊,“這些優秀的年輕人需要很多展示的舞臺。”趙小剛説,除此以外,舞者還會包括一些高校在校生和非專業的舞蹈愛好者,“我希望給各個層面的舞者一些空間。”

  另外,趙小剛欣喜地發現,此次《梁祝黃河生命之舞》中的90後舞者佔比高達90%,“90後的舞者們已經可以作為主演,貫穿全劇,這是舞蹈行業蓬勃成長的生命力。”雖然大勢如此,但是趙小剛還是決定啟用一些80後的舞者,“80後的演員們基本都是孩子的爹媽了,他們中最大的已經39歲,但是無論排練多辛苦,他們都在舞臺上堅守,在舞臺上展現出的生命力依然很強。我想,這次作品是有關生命的題材,生命之舞的舞者不能是設計包裝出來的,他們需要有生命的原動力和衝動。”

  最近趙小剛到了玄奘故鄉、中國第一古剎——洛陽白馬寺,讀到一首詩:自有一雙無事手,為作世間慈悲人。“我想我們沒有能力像古代聖人一樣那麼偉大,但是我們一直在用自己的創作觀念,將我們對中國傳統文化與哲學的感悟展現在舞臺上,同時給青年舞者更多更好的平臺來表達自我。我希望給他們空間和機會,幫助他們在舞臺不斷地綻放自己的藝術才華和生命能量。”趙小剛説。

上一篇:“文津圖書獎”獲獎書單揭曉!這20種圖書獲獎
下一篇:抖音艾特大川是什么梗 抖音大川是谁个人资料介绍
网站首页 | 汽车资讯 | 社会文化 | 财经资讯 | 星声星语 | 健康新闻 | 体育新闻 | 娱乐新闻 | 军事新闻 | 女性生活 | 历史咨询

Power by DedeCms